Spotlight
歡迎大家的光臨。前身的『逃跑天堂』是自2007年開始組成的,現在改名為『琉璃苑』,成員與以前一樣,是端木怜、威廉羅賓還有黃仲修。我們所有的創作都與商業無關,還請各位不要進行任何轉發和轉載,謝謝。如果您有任何感想并留言給我們,我們會非常感謝!

目前日期文章:201211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是很久以前做的了,真的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表。(是看《歷史是什麼玩意兒》時做的。)

我對清末的歷史真的不大清楚,就算弄了這個表,還是沒花時間好好記下來。

清末對外戰爭圖  

treel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三】

“不要再来找枫夜了,惹上他的人没好结果。”一把甜蜜而纯净的声音传入近藤的脑中,是谁?他从来没有听过那么好听的声音。努力地睁开眼睛,他发现由美正给自己手臂上的瘀伤上药膏。

由美对上他的眼睛,“枫夜说,你会读心术?”

“嗯”近藤毫无犹豫地承认了,“对不起,我隐瞒了那么久。”

“没关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她低下头想了想,抬头对上他的眼睛,把近藤晕迷后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

“枫夜自己一个……把他们都打到了?”近藤觉得有点难以置信。

“嗯。”由美点了点头。

文章標籤

treel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发表这篇文的时候皇甫正宗的《梦的开始》的后续篇已经发布,请大家不要混在一起看,当这个故事发生的是在平行世界就好。

 

梦的延续

【一】

那天,小川神父告诉近藤,父亲的墓碑被人破坏了。

第二天。,当近藤再想找他的时候,教堂的修女告诉他,小川神父已经离开了这里。他是巡回神父,会不定期地到各个教堂巡回。

这么说,他还会再回到这里?抱着这一丝希望,每过几天,近藤都要到教堂走一下。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因为近藤直觉小川神父当时诡异的笑容表明他知道什么,仅此而已。

一个月,两个月,小川神父依然没有出现。反倒是教堂的人认出了近藤。说的也是,明明不是基督教徒却常常来教堂,是有点奇怪的。确定了小川神父还没有回来后,他照旧来到教堂旁的小溪边坐下,从这里可以看到一座古老的钟楼。

文章標籤

treel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八)

临学期末的时候发生了一件爆炸性事件。体育课后绯樱去帮老师的忙,只剩下我跟安律。我们喝着小卖部买来的可乐,安律像平时一样,平淡地开口说道:昨天,我跟绯樱告白了。

听到的同时我就呛到了。安律停下脚步等我咳完了,才继续说,但被她拒绝了。

文章標籤

treel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卑微

by端木怜

 

——春天的太阳甚至给那最卑微的小花也注入了新的生命。(Walter Stott

——此文致那位名字的意义是每天都昂起头来迎接清晨的倔强的小草的朋友。

 

(一)

在一个下着雨的夜晚,我不顾脚下的水洼溅起的污水会把裤脚沾湿,拼命在巷子里穿梭。但人终究比不上车——就算只是小孩子的自行车,最后我还是被撞倒了。虽然,对方特意在撞上的瞬间踩下刹车,把冲击力减到最低——但目的还是要伤害我。

肇事者看见我四脚朝地趴在肮脏的地面是,开始狂笑起来。他的笑声同时把他的同伴引了出来,七八个男孩女孩从其他巷子跑过来围观,一起大笑。

他们——是我的朋友。至少在那个时候,我认为会在一起玩的,就是朋友。

笑得差不多的时候,他们开始告别分别回家去。这时雨点突然变得更大,几个人都赶紧抱头散开去。

我努力撑起上身想要站起来,但发觉下半身痛得发麻。当我再看向前方想寻求帮助的时候,我看见我面前伸着一只手——那个人,是刚才一起笑我的人里的其中一个,安律,他伸出手想扶我一把。

我动了动干涩的嘴唇想说话,话还没出口,我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

 

文章標籤

treel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言

本月打算谈论的,是“中国和美国教育的差异”。我不想宏观地以一概全,把我个人感受到的差异当成普遍存在的差异。我的小学,初中,高中都是在大陆度过,然后在美国上的大学,所以我所写的“差异”,具体而言就是大陆普通教育与美国大学教育的差别。事实上这根本不能相比较,因为在大陆大学与普通教育差别就很大。因此,接下来的讨论,继续当作【异国见闻】就好了。

 

treel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吃完午飯後,在圖書館的自修室裡窩到黃昏六點。其實是睡死了剛剛起來。

搖搖晃晃的離開了學校,走出校門,打算去一家比較熟悉的書店買些言情小說做參考。

當然,剛剛在吃午飯時候的衝擊我沒有忘記。

跟踪浩明的人竟然是推理研究社的社長……

treel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