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otlight
歡迎大家的光臨。前身的『逃跑天堂』是自2007年開始組成的,現在改名為『琉璃苑』,成員與以前一樣,是端木怜、威廉羅賓還有黃仲修。我們所有的創作都與商業無關,還請各位不要進行任何轉發和轉載,謝謝。如果您有任何感想并留言給我們,我們會非常感謝!

端木:

本月一改风格写了个轻松的爱情小剧。我还是第一次写这种……东西= =完全是#痴汉模式开启##话痨模式开启#

 之所以要分上下只是因为我现在没写完(尼滚。  下次轮到我的时候会补上全部。

 

 

        2015年的春天,我,甄弛寒,S大美术系一年级生,坐在图书馆的角落写我的观察日记。写下这段文字的时候,我非常警惕我旁边的中国人——因为我身处的是美国旧金山,外国人看到我倒不怕——为什么我要这么小心呢?因为我的观察对象,是一个中国女孩。这下你明白了吧?我怕被人当作变态。但我不是变态,我只是,特别想留意那个女生而已。

         我的观察对象,李慧蓓,跟我一样是一年级生,专业未定,但意向是市场经济。老家跟我一样是中国某个省,来美国一年多。以上信息是我开学一周内收集回来的。怎么打听?太简单了,只要跟她一样带在图书馆,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就能从她跟朋友的对话中得知她的情况——特别是刚开学,跟朋友在图书馆重逢,肯定会聊起各自的情况。

         接下来我开始有意记录下她看到书,包括作业跟教科书,结合她出现在图书馆的时间,推测出她上的课程和上课时间(事实上她跟别人说话曾提过上的课程)。后来我就发现,几乎除了上课时间和午饭时间,她都会到图书馆固定的座位坐下,看书或做作业,然后,每天5点半,准时离开。

         得出这个结论时我真想冲上去告诉她:“妹子你生活不能太过规律,这样很容易被跟踪啊!”但转念一想,这跟踪的人现在不就是我吗?!我还是坐下来继续写我的日记。

         为什么我会开始观察一个人呢?这其实只是因为我突然产生了这样的一个念头:“如果一直都观察一个人的话,能熟悉到什么程度?”产生这个念头后我环视五楼的自习室,我只认出昨天此时也在图书馆的李慧蓓。当天,我记录下她的衣着,颜色,和她放在桌面上的东西。“蓝色连帽外套,牛仔裤,黑色平底鞋,一杯星巴克咖啡,经济学的书(约3cm厚),绿色笔记本,黑色圆珠笔,黑色帆布袋(书包)。”只要每天记录下她的衣着习惯和物品的颜色,就能知道她偏爱的颜色和风格。身为美术生,我本来还打算参考她的穿衣风格,以此来研究女孩子的穿衣口味。但是,不行,那家伙从来不穿裙子!总是简单的外套加裤子,也可以看出这家伙对衣着不太上心。不行哟,有机会要给她说一下。

         记录的事情,我干了一个星期就厌倦了。而我还继续着,是因为发现了一些其他事情。在这里我称她为阿蓓吧。阿蓓是个不爱笑的女生。这是我对她的认识。她见到某些人的时候会礼貌地微笑打招呼,见到另一些人时会笑起来很高兴的样子。嘛,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然而!某一次,我看到了,她在玩手机的时候露出了甜蜜的表情!什么是甜蜜的表情?就是类似情侣间互动时的LOVELOVE表情啦。恋爱经验为零的我说不清那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我得承认的是,她那个震撼的微笑打破了我观察以来的面瘫形象,给我的冲击无异于丘比特的箭正红心。

         为了查出是什么让她露出那个表情,我持续对她进行了一个学期的观察。

 

---上(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reeline 的頭像
treeline

琉璃苑

treel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reeline
  • robin:這年輕人掉坑了~!koi 的徵兆!所有之前的話都是藉口……當他觀察別人的時候,必會有另外一個人察覺到他在觀察某人,因為他太常看著她了!目光追著人家去!而我相信這妹妹多少都會察覺到這年輕人的存在吧。你這樣好奸哦,下次輪到你才寫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