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otlight
歡迎大家的光臨。前身的『逃跑天堂』是自2007年開始組成的,現在改名為『琉璃苑』,成員與以前一樣,是端木怜、威廉羅賓還有黃仲修。我們所有的創作都與商業無關,還請各位不要進行任何轉發和轉載,謝謝。如果您有任何感想并留言給我們,我們會非常感謝!

上一篇在这里馳寒的觀察日記上

 

很短,可以快速略过回顾一下前情再来看——

 

是的,我对一个女生进行了一个学期的观察,却一点也没有上前认识的意思。要是我把事情告诉我死党,他一定会大叫着“要是你告诉了第三个人这种事情你以后别说你认识我!尼玛就不会去搭讪一个女孩子吗?!”。因此我没有告诉任何人。

嘛, 前面是说笑的,死党怎么想我才不知道呢。真正的原因是,阿蓓不是个容易接近的人。通过长时间的观察和记录就知道,阿蓓聊天的人都是她的同学和朋友。其中, 她聊得最多的,都是我们的学长学姐,聊得少的,是同年级的,估计是同班同学。这意味着,她应该是怕生。她跟认识不久的人熟不起来。在图书馆也见过好几次有 陌生的面孔跟她搭讪,但她说了几句就离开,谈不长。这其实都说明,阿蓓非常警惕陌生人。

要是我跑去搭讪,之后被她发现我也经常在图书馆,不知道她会不会警惕,转而改去楼下的自习室呢?这样的话,我的观察会被迫终止。

所以,我不是没胆,我只是谨慎。


第二学期,事情的发展有了很大改变。这主要还是靠外力推动。我依旧埋伏在图书馆,一边做着我的绘画作业,一边休息的时候做一下观察。开学才两天,很多人都还没有进入状态,图书馆的人比平时要少,但阿蓓已经准时上岗。那个下午,我完全没料到我的死党会来找我。

“你在画什么?”
耳边突然响起的声音让专注于画画的我吓了一大跳:“哇!!!”
这下子,自习室的人都看过来了。我尴尬地小声说“Sorry”,然后转身敲那位肇事者的头。看过来的人不再注意这边,但我发现阿蓓还看着我。我刚敲完死党的头,她还因此对我笑了一下。

我镇定地点了点头,重新面对我的画。大概过了5秒,我才轻声对死党说,“今天作业有点多,有空我再找你。”
“啧。”然后他很干脆就离开了。

我一直看着我那画到一半的画,没有心思去想为什么我画得那么明显那家伙还要问我画什么。刚刚那是怎么回事?在以往的记录中,面对这种突然发生的事件,她的反应跟一般人一样,看一下就算了。可她居然笑我?

想一想,弛寒,在什么情况下,你会对一个不认识的人笑?
1.对方干了什么值得赞扬的事,微笑以示鼓励。
2.对方帮助了自己,微笑表达谢意。
3.对偶遇的邻居打招呼,尽管完全不认识邻居,只知道他住隔壁
4.我脸上有东西,她嘲笑了我
……
我脑海中闪过十几种情况,最后还是觉得最有可能的是第三条:经过前一个学期的共同窝图书馆,她已经认得我。

这下子我要更小心进行观察啦!不然会被发现的!

我抬头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距离平时阿蓓离开的时间还有15分钟,距离我平时离开的时间还有半小时……我决定提前走。
因为我心中起了一个念头,我想验证一下。

我先收起我的画板,再慢慢收拾其他的工具,全部放进我那个收纳画板专用的巨大单肩包。
往外走的时候在她旁边经过,果不其然,她主动跟我说话:“要走了吗?今天真早。”
“嗯,今天有些事。你也别太晚。”我说道,然后挥手离开,把背影留给她——虽然她不一定会看过来啦。

走出图书馆,我的手忍不住抖起来。任谁听到刚才的对话都不会发现那是我们第一次对话吧?“今天真早”说明她知道平时我走得晚(我都是等她走了才离开),既然 她表示出有关注我的话,那我也表示一下也未尝不可——“你也别太晚”,一来表示对对方的关心,二来也表示出“我知道你平时也走得有点晚”——进而表达出“我也知道你”。
我不甘为我的机智而沾沾自喜。

“刚刚是怎么回事?”随着声音的靠近,一只手搭在我肩膀上。
“哇!”我一吓之下条件反射想拉开搭过来的手,但那只手反而抓得更用力了。
“你别一天到晚都像只惊弓之鸟好不好?”我这才发现原来是我的死党,施元,也就是在图书馆吓到我的家伙。我才刚想说还不是因为你整天突然出现,他又回到刚刚的话题,“刚刚那个女生是谁?不像是搭讪的。”
“我不认识啦,只是打个招呼而已。”我说,我可没打算让他知道更多的事情。
“可是听对话不像刚认识的人?”
“……你听到我们的对话?你在哪?”我可没在图书馆看见他啊!
“就在那个女生左手边的书架深处。如果你在跟她说话的时候朝另一边看一下就能看见我。”施元解释道,“那,她是谁?”
“都说了不认识,不过是经常在图书馆露面所以打个招呼啦。”我这倒是真话。
“诶……但是……算了……”然后施元放弃了这个话题,“这学期我跟你一起窝图书馆。”
这就是之前从不来图书馆的施元,今天突然出现在图书馆的原因?“可你目标不是程序猿吗?不是要窝电脑室吗?”
“上学期我几乎都上电脑课,这学期主要要上英文和其他基础课程。电脑室还是要去,但一个星期只有两天。”
“这样啊。”
“会对你造成困扰吗?我去图书馆。”
“不,只要我画画的时候别我说话就行了。”
“今天真是对不起。”然后施元盯着我说,“让你丢脸了。”
喂喂后半句听着不像道歉耶。“算啦,反正你也一起丢脸。”你跟我一样受了注目礼。
“说的也是。”然后他一脸嫌弃地看这我,“你啊,能不能别总是吓得大叫?”
所以最后你还是怪我咯!

 

---上-2(完)---

 

端木:

时隔两个月我忘剧情了!!!虽然主线没忘但很多细节都忘了想不起来!!TAT 这就是为什么我拖了这么久的原因……很多事情要重新想……然后,重新想的后果就是,这东西比我想象的要长了……本来只打算写个上下就完的短篇,但现在收不起来……

最大变化的是基友。印象中不是这种性格的,但重新构思就变成了现在这种……还有他俩本来没那么多互动的……但现在又觉得有必要OTZ

设定上阿蓓是商科女,驰寒美术生,施元程序猿 =v=

不知道会不会觉得美术生跟程序猿的组合别扭呢,明明没啥共同话题但确实好友这种设定……

嘛,不管了……

于是还是……以后继续……【逃

5/31/2013 【终于赶在最后一天交了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reeline 的頭像
treeline

琉璃苑

treel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robin
  • 現在這個很好笑!!>口< 恭喜交稿on time!
  • robin
  • 這女孩子像文學生多過商科生……害羞是不能在商場大展身手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