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斷網沒交稿,羅賓開始上學沒寫稿,由趁放假的仲修補一補沒更新2個月的版面)

香港有很多什麼什麼訓練營。因為參加過學長隊和紅十字會,再加上學校年級的,領袖訓練營參加過五次以上;一次學術營。訓練營有不少是以互相認識和加深認識為主,中四那個則是說明要改造你的訓練營。其實很多實際上都有『改變』的意味在。(或許是因為我本身就不喜歡勉強我去跟人做什麼活動所以我才覺得是改造吧。)

記得中二時某某機構的訓練營,在活動時負責我們這組的人問我們希望透過這個訓練營能改變什麼。我忘記其他人的答案了,我的回答是『活潑一些』。我自己講完也想吐。我根本就不是那種人。負責人聽到也錯愕了一下。不過,是因為他說我不夠活潑然後又問這個問題,我又想不到答案,才這樣回答的。希望改變什麼?沒有!那時候的我根本不覺得自己要改變些什麼,只是想趕快離開這個見鬼的訓練營回家。

中四的領袖訓練營是學校老師費一番苦心為我們這些不知死活的懶鬼準備的,它的目的在於要你意思到自己要改變。當時真的很辛苦,一直違背自己的意願行事。我討厭要我大聲回答;我討厭要我攀山涉水;我討厭要我玩集體活動玩得不好要罰……跟軍訓沒差。當時每個人都感動的說自己會改變(很冷血,我從心底一秒也沒有的感動),可是不夠一個月又故態復萌。

 

俗語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除非遇到攸關生死的事,否則不會輕易改變。人有惰性,改變多花力氣;人有慣性,改變多勞心。領袖訓練營比起訓練出領袖可以說是發掘領袖吧;『改造』訓練營短時間怎能改變一個人。一些生活習慣可能改變,可是思想不是那麼容易,就那個訓練營的目的來看,它是失敗的。

我想,改變是必須的嗎?這看個人。改變由心起,那屬於內在運行規律的改變,單單外在壓力是不能真正讓一個人改變的,例如國亡了貴族還在日日笙歌,除非他們真的覺得自己大難臨頭,否則也不會改變;八國聯軍攻入京城,慈禧太后是逃到熱海了,可是她回到北京有覺大清帝國真正需要改變嗎?她只是因為外在壓力做做樣子,派遣使團去外國觀摩憲制罷了。國難當頭都不能輕易改變人,除非他的心意識到了。(好吧,我誇張了)

我想過改變,為人變得更圓潤些,變得愛說話些,可惜這麼多年來都不行,我還是那個不常在眾人滔滔不絕的人。我發現改變不能違心。違心則虛耗心力太多,勞心勞力,也維持不久。最近我覺得一些事隨意就好,不要苛求自己,這樣比較快活。

那麼,就我的說法,我家那個懶鬼,我想我也命令他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也不行了。對於他,我也別再枉費唇舌了。到了某個時刻,他想改變的話,自然會改,這種事就交給上天了啦。

 

(寫得好亂啊,就是想說不要強迫我做違反我個性的事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reeline 的頭像
treeline

琉璃苑

treel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