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发布在白熊APP,LOFTER,痞客邦,白熊跟LOFTER的ID都是本人的微博ID@艾瑞斯醬。禁转载禁搬文禁商用。

*Drama翻译台本的形式,全对话,3k,HE
*严肃正剧向,80%原著向
*对话中有隐约的火药味。参考3DS游戏中赤司篇赤黑对话的语气(av2825869),因为赤司说教能力极强,要说服他改变一些事情是比较困难的。
*赤黑到达一定好感度之后是可以敞开心扉,心静平和地聊三观问题,这不是吵架
*时间发生在extra game之后,私设仆司在比赛中归还天帝之眼后消失,但只是力量的融合并不是人格的融合,俺司假装已融合,黑子说服俺司与仆司进行人格融合的故事

Drama Special CD 赤司征十郎的消失 (伪)

【俺司】
黑子:呐,赤司君,另一个赤司君……你的第二人格,现在怎么了。
俺司:嗯?之前我跟你们说过了,在跟美国队的比赛中,为了把天帝之眼还给我,我跟他已经合二为一了。你不是知道了吗?
黑子:……我之前也是这样认为的。但是……我觉得有点不对劲……赤司君给我的感觉就好像,另一个赤司君消失了一样。你们并没有真正的合二为一。
俺司:……
黑子:对于赤司君来说,要表现出第二人格的性格也是很容易的事情。我虽然看不清赤司君在想什么,但是要分辨你是故意的还是自然的表现,我还是能办得到的。
俺司:真不愧是黑子。到现在,只有你还会跟我提起他。你说得对,我们并没有真的融合。他把力量还给我以后,就消失了,我没有办法找到他。
黑子:是吗……真的是这样子啊……
俺司:黑子,为什么要等到现在,你才来问我呢?已经半年过去,我以为已经没有人会在意他了。
黑子:以前我也不懂,但是逐渐熟悉赤司君,知道赤司君背负的东西之后,我开始觉得,另一个赤司君,也是很重要的。
俺司:黑子,虽然我这样说很奇怪,但是,你不讨厌他吗?毕竟过去他对你做了很过分的事情,他伤害过你。
黑子:这个嘛……虽然当时是很受伤,很伤心,但是现在,我能理解他的所作所为了。当时的我们只是选择的道路不一样,观念不一样引起的冲突,我并没有资格说他是错的,哪怕我赢了,也只能说我没有错。
俺司:……黑子。听你这样说,我很羡慕他。我很后悔当时的不是我。话又说回来,你还是没有回答我,为什么是等到现在,你才来质问我?
黑子:因为最近的赤司君给我的感觉,就是快要崩溃了……你不能没有他。
俺司: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对于一个双重人格患者来说,第二人格的消失是让人值得高兴的事情。这说明我能变回一个‘正常人’。而黑子你……似乎是期盼着他回来?
黑子:如果赤司君是真正的合二为一,或许我就不会这样担心吧。但是现在赤司君是一个人……我不希望以前发生的事情再次发生。
俺司:黑子,并没有人愿意跟另一个人分享自己的肉体,分享的自己的时间。哪怕他是从我这里诞生,我跟他是不一样的,所以这才叫双重人格。这个话题就到此结束了,黑子。
黑子:赤司君,你从 来不排斥他,也不否定他的存在,你……
俺司:你错了黑子。过去我不介意分享我的时间,但现在我会介意,现在的时间,是我跟你的时间。


【仆司】
黑子: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征十郎……请出来吧,我知道你一直都在这里。
仆司:……好久不见,哲也。哪怕给他下安眠药你也要请我出来,还是一样的出乎我意料呢。
黑子:好久不见,赤司君。
仆司:叫我征十郎吧,哲也。
黑子:……好吧,征十郎。之前我跟赤司君的谈话,你都听到了吗?
仆司:当然。只要不是像现在这样他失去了意识,我们的记忆是共享的。
黑子:那样的话就好说了。征十郎,为什么要躲起来呢。
仆司:你应该知道的,我是为胜利而生的话说,当我无法再完成胜利的义务,我就没必要存在。
黑子:征十郎是说,洛山败给了诚凛那次吗?
仆司:……是的。虽然我不想承认,但那一次,我输给了你,也输给了他。
黑子:……这么说的话,果然征十郎的消失,是我的责任呢。
仆司:不要这样说,哲也。这是我的决定,是我的责任。
黑子:征十郎存在的意义,真的只有胜利吗?
仆司:我是在追求胜利的渴望中诞生的,我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胜利。
黑子:不是那样的……我觉得,你的存在意义,不单单为了胜利。你是在帝光时期,青峰君他们的才能开花之后诞生的。你诞生的契机是为了战胜紫原君,但你诞生的目的,不应该仅仅是为了战胜紫原君。
仆司:哲也,那时候的赤司征十郎还没有尝试过败北,对于败北的恐惧才促使了我的出现,赤司征十郎就是不想输,才会有我的出现。
黑子:并不是那样的。我听绿间君说过,在你正式出来之前,赤司君的性情就已经有变化……那时候你已经慢慢成型了。你的诞生是需要时间的。
仆司:……所以呢,哲也你认为我的诞生是为了什么?
黑子:是为了奇迹的世代。赤司君预料到了奇迹的世代会变得越来越强,为了维持他们的联系,赤司君大概也是很着急的想做什么吧。作为队长,没有强大的能力,队员就不会服从。
仆司:这真是让我惊讶的观点。的确,结果是我的出现把奇迹的世代继续强行联系着。我一直把这件事作为结果,而不是目的。不过,哲也,如果你想说我存在的意义不仅是胜利,还是为了奇迹的世代,你觉得这能说服我出来吗?
黑子:并不觉得。我也很明白,现在的赤司君能取得胜利,奇迹的世代也不再需要你的力量来联系。
仆司:就是这样,现在我没有存在的必要。你战胜了其他的奇迹的世代,重新把他们联系在一起,你战胜了赤司征十郎,重新唤醒了他的第一人格……哲也,你已经做得足够多了。
黑子:征十郎……我一直以来的努力,并不是为了让赤司君回来而让你消失。只有这一点,我希望征十郎能相信我,我并不是为了让你消失 。
仆司:……
黑子:你们是缺一不可的。征十郎的诞生是为了支撑赤司征十郎活下去,赤司君的归来也是为了不让赤司征十郎彻底崩溃。现在你躲起来了,只有他一个人,这样的他不是完整的,他或许会再一次在压力下崩溃。
仆司:够了,哲也。你总是一直在为他考虑,你有想过我为什么躲起来吗?
黑子:……
仆司:对于赤司征十郎来说,真正的心理压力是由我来背负的,我背负着在关键时刻取得胜利的责任,背负着一切成败的责任。赤司征十郎有能力做到一切,但终究他也只是一个人,不是神,他也有负能量的,承担赤司征十郎负能量的,就是我,我没有他温和的性格,因为我时刻忍受着他带来的痛苦。
黑子:……我知道的。当我站在赤司君的角度去思考过去的那段时光,我就明白了征十郎在那个时候是必须的,一直都是你分担了他的痛苦和压力。我想拯救的,不光是赤司君,还有你。现在也是这样,我知道赤司君需要你,而你也需要赤司君。我希望接下来的日子里,你们能一起分担,一起分享。
仆司:但是啊,哲也,他说过了,他并不想分享时间。我的强行出现,只会造成赤司征十郎人格的不稳定,我们会相互斗争,直到其中一方妥协或者战败,那不会是你想看到的结果。
黑子:征十郎也像赤司君一样,是不想分享跟我在一起时的时间吗?
仆司:…………是的。
黑子:赤司君醒过来后,会知道你跟我的对话吗?
仆司:只要他想知道,他会知道的,这是身体的记忆,是共享的记忆。
黑子:那真是太好了。征十郎,其实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你们因为相同的目的而拒绝合作,但你们也可以因为相同的目的而合作。赤司征十郎,请为了我,真正的融合吧。
仆司:……哲也,没有人能对我下令。
黑子:我知道。如果征十郎觉得保护赤司君不足以成为你再次存在的意义,那么征十郎,请让我成为你存在的意义。

【赤司征十郎】
黑子哲也:欢迎回来,赤司君。
赤司征十郎:……哲也总是会做出出乎我意料的事情呢。
黑子哲也:…!……那是我的荣幸。
赤司征十郎:哲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计划这样的事情呢?
黑子哲也:从赤司君为身处深渊的我放下绳子让我爬上来,我就一直想着要为赤司君做些什么。后来我一直在想怎样才能拯救赤司征十郎……果然还是需要打败赤司君,才能对你造成影响。
赤司征十郎:毕竟黑子哲也是唯一的,打败了我的人呢。
黑子哲也:我一直,一直在思考着赤司君的事情,才决定对你们说那样的话。虽然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为你好……并不知道对你来说是不是真的好。
赤司征十郎:要对自己更有自信啊,哲也,从来没有人这样理解我……从来没有人会这样去思考我的问题。哲也,唯一的赤司征十郎的出现,是为了呼应你的感情而出现的。
黑子哲也:我知道……我很高兴……你真的为我做到了,征君。

作者有话要说:

想着要抒发一下对俺赤跟仆赤的感情,后来这个奇怪的形式就出现了。看了很多的同人文,但并没有人会写台本这种东西,毕竟台本限制很多……但我单纯就是想嘴炮而已(滚)。从来没写过同人,第一次献给了赤黑。

一开始我跟黑子一样,对于中二仆赤是没什么好感的,喜欢的是温和的俺赤。但后来跟此文中的黑子一样以另一个角度去思考仆赤,慢慢也喜欢了他,因此对于之前的不理解感到愧疚。

对于双重人格的归宿究竟是一方消失的好,还是融合的好,我想了很久。在这个问题上对我影响最大的是亚海/黑糖的《二心三意》以及后来的中篇《星期五与捕梦网》,受君的第二人格失去了存在的意义,攻君痛哭着说“请让我成为你存在的意义”来挽回了他。

这句话也是我在此文中唯一用的梗。之前看文的时候也是因为这句话看哭了。

多年的多重人格病者好不容易剩下最后的一个主人格,但他跟攻君拼命要把第二人格找回来。而赤司君好不容易也消失了另一个人格,但黑子却是希望他们能真正的融合。他相信这样的他才是完整的。

非常感谢你看到这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reeline 的頭像
treeline

琉璃苑

treel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