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我們接著什麼都沒說,各自喝各自的飲品。她的臉還有一點紅暈,我不打擾她的思緒了。

此時我的手提電話響了起來。我接了電話,是文學社的學姐。

『阿敏,今天三點要開決定社刊的會啊,趕快回來呀。』學姐說。學姐是我所在文學社的社長,今年大三,接手社團一年多了,逐漸熟手運作社團。她打電話來要我趕回去開會。是我們文學社定期每季一本校內發行的社刊。雖然頁數不多,在學校還是有一點人氣。所以學姐還蠻重視的。

『好,我現在就回來。』說著我切斷了通話。

現在兩點四十五分,回到社團就差不多三點。

『麗虹,我要先回社團了。』我抓起我那本放在桌上不怎麼厚的《清史稿》分冊放進單肩的袋子裡,『放心,我會幫你辦好一切的。』說著笑了笑。

『嗯……好。阿敏回去小心哦。』麗虹抬起頭看著我離開。

其實我們只是在學校不遠處的一間咖啡廳裡喝東西而已。所以要回到學校不花什麼時間。這間咖啡廳裝潢很簡單,所有桌椅統一用黑色,以落地玻璃作為重點裝潢,所以可以清楚看到店外的行人來往。雖然裝潢簡單,可是咖啡卻很好喝,喝過一次就不想再喝其他地方的了。

我想要約陳浩明要約得很自然才可以。平時我都不怎麼主動找他,跟他講不到幾句就上了,所以我都不喜歡跟他講話。還是先回家想想辦法,再找他。

邊想邊走著。不到三點我就回到社團了。文學社的社團活動室在校園的東側,與推理研究社還有動漫社相鄰,同在三樓。這間大學的社團都擠在同一棟樓裡,只有運動社團分開,在運動場的附近。我們文學社在其他兩個社團中間,推研社在左手,動漫社在右手。說是相鄰,其實分開得很遠。這大樓一共有三條通道,三個社團各分得一條,所以平時不怎麼碰面。打開門,原來其他人都在了。我繞過幾個塞滿書的書架,坐到最裡面的位子。整個活動室還算大,目測是一間商務書店的分店那樣大。可是大多空間都被書架霸占了,只留下中間大約一間教室的空間,最裡面放著幾張長形木桌,然後是大量空椅子。相比起運動社團,這種耍文藝的社團通常都不怎麼受歡迎。就連隔壁的動漫社也比不上,我們只有大約七十人。就一萬人以上的大學來講,只有幾十個人太少了吧!除了文學社耍文藝,還有文藝研究社、舞台劇研究社、電影社等等五花百門的社團,所以我們能得到七十人算是不錯了。

比我們更慘的,就是隔壁的推理研究社。只有三十人。不過據聞不是因為沒人去參加,而是推研社的社長是個很挑剔的人,每個入社的人都得完成一份試卷,不合格的不能參加。我想他考試考得不夠是了,參加個社團還要考試。我猜長得一定很刻薄。不過我沒見過他。

就在我坐在最裡面與社長相鄰的位子時,我在想推研社的社長究竟張個什麼樣子。於是問了坐在我隔壁與我一樣大二卻不同系的何嘉欣,『嘉欣,你知道隔壁推研社的社長張得怎樣嗎?』

嘉欣反問我:『怎麼?對他有興趣嗎?』

『聽你們說他嚴苛,就想知道是不是人如其名罷了,看看是不是相由心生。』嘉欣雖然跟我同級,但我只是在大二的時候才參加社團,相比起大一就在文學社的嘉欣,我知道的太少了。

『樣子跟性格不符合吧。』嘉欣轉了轉眼珠望著我說,『還長得不錯的。皮膚白白的,皮膚好像比女生還好,個子還可以,不太高。眼睛有點向內凹,鼻子高高的,嘴不大。看上去人還挺好的。』

『這樣啊。聽你這麼說應該挺有人緣的。』我在腦內想像他的樣子。皮膚白白的……不知道為什麼好多男生怎麼曬都不黑……開始想別的了。

『都說樣子跟性格不符合啦。聽我朋友說……』嘉欣突然打住,『哎,阿敏,說起來他跟你是同一個系的耶!』

『什麼?』我嚇了一跳。

『他是你們歷史系的啦!』嘉欣接著說。『你沒見過他嗎?』

『沒有。』我一口否認。在我印像中並沒有人跟我說過誰誰誰是推研社的社長。我當然沒見過他了。

『嗯,可能你沒見過。雖然同系,可是他大三,你大二,就沒什麼機會會見到。』

『好,大家都到齊了。那開始開會。』此時總於收拾整理好手頭上文件的社長對著三十個社員說。

這次是我第一次參加社刊的會議。主要是討論這季是以什麼為主題。現在是十月,所以有不少社員提出以『讀書之秋』為主題選出我們社團推薦的文學好書。還有人提議要訪問文學院的教授和學生請他們推薦書單等等。在其他欄目上有人提出要換掉上季的文藝評論,改些比較符合學生話題的主題。接著有人提議有關愛情的主題。繼續有人動議……

『好,這次來個突破,就加篇言情小說,讓同學燃燒起來!』社長突然這樣斷定。

『好!不錯的提議,社長!』社員七嘴八舌贊同起來。講起愛情,就連比較文靜、耍文藝的這班文學社的社員也不禁要激動起來,特別是大一生,看起來他們熬過一段痛苦的青春期,忍耐了好久似的……我說,社長,要同學燃燒起來不如寫黃色小說……不知為什麼,腦裡還在繞著我究竟有沒有見過推研社的社長。同系卻沒見過……如果是蠻出名的人,多多少少都會有人跟我說哪個人是推研社的……可是就連一次也沒遇過?

『那就選幾個人來寫,然後再挑選最好的那篇吧!』社長站起來說,『那就阿敏、嘉欣、阿強、Eric、莉莉、還有國華吧!』她指著我們這一欄說。

你只是隨便挑的吧!?

『我不會寫啦!』阿強抗議。接著莉莉還有國華也附和他。

『不會寫?你們幾個中文系的,怎麼不會寫?去學到會寫為止!我不管,你們得交稿!』社長正義嚴詞地說。說起嚴厲,文學社的社長與推研社的應該有得比拼。不,如果說到霸道我想我們社長更勝一籌。

我沒有推搪。因為我不大會拒絕他人。言情小說應該不會太難寫,以前看過很多,多多少少有點經驗。

『好,就這樣定了!接下來說說卷尾的內容。』

我的思緒飄到了以前。今天的腦子飄呀飄的,想些有的沒的。

創作者介紹

琉璃苑

treel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