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otlight
歡迎大家的光臨。前身的『逃跑天堂』是自2007年開始組成的,現在改名為『琉璃苑』,成員與以前一樣,是端木怜、威廉羅賓還有黃仲修。我們所有的創作都與商業無關,還請各位不要進行任何轉發和轉載,謝謝。如果您有任何感想并留言給我們,我們會非常感謝!

3

麗虹拜託的事、要寫言情小說、推研社社長的事,這三件事就在我腦子裡打鬧了一個晚上,睡不著。明天還要上學,我怕應該沒聽到一半就會睡著了。整個夜晚就和腦子裡的幾件事對抗,還真的沒怎麼睡。

幸虧麗虹今天沒課,不用見到她。當然就算見到她也只會說事情不能急了。說不能急……其實急得很……是星期六的電影票,現在都星期三了,還不好好約他,說不定這個人氣王早就有一大票美女約他吃飯逛街。

對,你沒聽錯。陳浩明是個人氣王。有時侯知道我和陳浩明熟悉的同學都會向我打聽他的事。其實在中學的時候就有不少人向我打聽他的事了。只不過沒現在這麼明目張膽罷了。有時候會懷疑這些少女們的矜持是不是丟到九霄雲外去了。跟我不熟悉就問一大票他的事情。你們怎麼不直接問他本人呀!心裡雖然這樣吼叫,還是一一回答她們,雖然有些不知道的事含糊亂說一通罷了。我沒必要不保證她們收集的情報百分百正確。

我從來就不覺得他長得帥。叫我形容他的樣子我還真形容不出來。一直覺得就是個路人甲乙丙的外型。大概就是皮膚黑黑的,看上去好像很健康,理著超短的爽朗頭髮,整個人都很和氣似的。(某同學的形容)性格也不是很好,喜歡欺負他人。所以不明白他為什麼這麼受歡迎。

不管他張得帥不帥了,總之好好完成麗虹的事就行。還有把那推研社社長的事忘記算了,為了一個素未謀面的人覺得不耐煩,不值得。

起床換衣服,然後連早餐都沒吃就回校了。

糊糊塗塗的上了早上的課。今天麗虹不在,所以自個兒在食堂吃蛋包飯。

吃到一半的時候,突然有人出現在我對面。我沒有抬頭,看到粉紅色的T恤,就知道是個女孩。

『學姐,聽說你認識陳浩明?』聽到那有點高音的女聲,我就知道是誰了。

『是。怎麼連靜文你都對他感興趣了?』我抬起頭了。她那純真無害的臉,跟她私底下的性格完全不符合。莊靜文,是中文系的一年級生。對於她私底下的愛好,我也不大理會。倒是她那純真的臉孔讓我好奇怎麼跟她的喜好差異這麼大。我曾問過她這個問題,她回答說喜好能靠臉猜的嗎。

『要知道,他在『我們』這裡也很受歡迎耶。』她說著放下她的托盤,坐下來吃起烏冬。『別看他長得很剛陽似的,其實『我們』最近發現他心思好細密哦!說不定只是武裝剛陽而已。』吃了幾口就繼續說,『所以我們發現說不定他是『受』的。』

『呃……』我雖然不抗拒什麼『攻受』的(我是從靜文那裡聽到的),但是不要在我吃飯的時候講這些男色的事好嗎?就算我接受力算強,可是還是不想在吃飯的時候聽到這些。因為腦袋會不自覺的出現兩個男人摟在一起的畫面……

她沒理會我,越說越急促,『我的一個同好昨天在大學附近的地鐵站發現有人在跟踪他!我們都猜是不是他的『受屬性』被人發現,然後想對他下手……』

『哈?』我嚇到了。怎麼有男人看上他?『你們開玩笑是吧?可能只是剛好看著陳浩明那個方向而已,然後他正常的內心讓你們這班腐女給污辱了……』

『學姐!什麼污辱!小愛是親眼看到那個男的不斷盯著他看耶!他走到哪裡就跟到哪裡。還跟著他走進車廂了!如果不是小愛趕著去上漫畫班,她一定會跟著他們探個究竟的!』她抗議著。

喂喂,要是真的話,她跟著不就多了一個跟踪狂嗎?

『那你跟我講幹什麼?你們直接跟他說不就行了?』我想陳浩明這個人雖然整天笑嘻嘻的,好像神經很大條,但如果有人警告他的話,也一定會提高警惕吧。

『學姐,我們跟他不熟。』靜文說,『如果貿然跟他講,說不定他不相信,而且還會討厭『我們』。那『我們』以後想要接近他觀察就不行了。聽小愛說你跟他好像認識很久,所以才拜託你。學姐,『受』的心靈可是很脆弱的,如果不幸一次可能以後就把他的內心封鎖起來了……』

又搬出這種台詞來。好了,我不擅長拒絕他人。稍微反抗了一下還是失敗了。

『好吧。』我喝了一口咖啡,『我跟他說沒問題。』

『可是,你說的小愛有沒有看到那個人長得怎樣?要有點提示才能讓他真正警惕。』我接著說。

『那個人,據小愛說,是我們學校的……』靜文說到這裡欲言又止。

『誰?學校裡的人不就更要他警惕防避了嗎?』

靜文把嘴貼近我的耳朵小聲說:『是推研社的社長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reeline 的頭像
treeline

琉璃苑

treel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木
  • 一路看来都在猜这"三人"追踪会是哪三个跟踪= =从出现【我们】开始故事从BG向多方面发展了……后续呢后续在哪……(难得有写你别坑了啊!)
  • escapeheaven
  • 早就在暑假寫完啦~不過不想刷版而已,不過又忘了放上來……(第二篇還沒開始寫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