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去換領身份證時,遇到了一點事兒。

在填寫學校前,要填寫學校國籍。我猶豫了一會兒,問幫我辦理手續的職員:『寫香港嗎?』她立刻板下臉,似乎我在問一個愚蠢至極的問題,回道:『香港不是國家。』於是我狼狽地底下頭填寫。

就這樣看來,我真是愚昧至極。人人都知道,香港不是一個國家,是特別行政區、是一個城市。可是我當下擁有那樣的疑問,是因為我當時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最近發生的事。

現在我就讀與日語相關的課程(其實我講過很多次,有點多餘了)。其中一天,學到的句子是:『xx是哪國人』老師舉出了一些例子,中外都有。

當中舉出了梁朝偉,老師問:『他是哪國人?』

同學不約而同地說:『香港人。』

老師是日本人,不明白箇中奧妙。

『不是中國人嗎?』

異口同聲:『不是,是香港人。』

可是老師手頭上的貼紙裡沒有『香港人』這一選項,便說:『這裡沒有『香港』,唯有填『中國』好了。』於是老師貼了『中國』的貼紙。

可是同學們竊竊私語,『是香港人啦!』

類似這樣的情況,發生了一兩次了。

香港已回歸好多年了,在公共事務上,香港都是『中國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但是,在現實生活中,大家都比較習慣與中國分清界限。這個可以理解。文化、生活方式的不同,我們就覺得是另外一個世界,並且加以區分。例如『北京人』、『上海人』。所以,『香港人』也是很正常的。可是,一旦對北京人和上海人問,你是中國人嗎?我想他們都會回答,是的。可是一個香港人會不假思索的說:不,我是香港人。我理解香港與內地整體的文化很不一樣,所以如此的問,也就很自然區分了。可是我隱隱覺得事情並不是這麼簡單。背後隱藏著一種感情、一種思想。(我不能說得再明白些了)

正所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人們的界限還是劃得很清楚。也不喜歡你歸類錯。給我的感覺,就是有點收不了民心。中國選手奧運得了金牌,人們會說:『好樣的!中國人真厲害!』引以自豪。內地出現了地溝油,會說:『真是沒良心!幸虧香港不是這樣的。內地人就是這樣沒道德。』好的加冠於身,壞的推得一干二淨。(我承認我寫的偏頗)不過,這就是我一直感受到的氣氛。

好了,我拿了永久身份證,我是高興的。老實說,擁有一張不滿七年的身份證,就像到處宣揚你是新移民,人們多多少少都以異樣的眼光看你。那簡直就是二等公民的感覺。我可以說,『我是香港人。』然而,我的心是否真的這樣想?在這裡留了七年,我對此地也有了一定的認識,整體來說,我不討厭。這裡也有好人,也有好事,我遇見的,大多是善良的人。可是,算不上喜歡。無法像電視上的人很自豪的說:『我是香港人!香港是我家!』那對我來說是飄渺的,沒有歸屬之感。要我回到故鄉,我也做不到,因為故里已成他鄉,再也不是原來的地方了。十年人事幾番新,那再也不是我的地方了。是的,我是中國人。對此,我只是泛泛的論述,沒有熾熱的感情。有時候身份認同,是對外才會有的。

如此這般的我,就像浮雲一樣,飄到哪裡都行。這種空虛到底是什麼……

(如有必要,隨時刪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reeline 的頭像
treeline

琉璃苑

treel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