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

临学期末的时候发生了一件爆炸性事件。体育课后绯樱去帮老师的忙,只剩下我跟安律。我们喝着小卖部买来的可乐,安律像平时一样,平淡地开口说道:昨天,我跟绯樱告白了。

听到的同时我就呛到了。安律停下脚步等我咳完了,才继续说,但被她拒绝了。

抱歉,我要离开一下,你先回去吧。我装作又咳起来的样子,同时快步离开了他。

我实在不知道下一秒,我会在他面前摆出怎样的表情。

似乎一直以来我都在嫉妒绯樱。好看的脸,讨人喜欢的笑容,广泛的人缘,温柔的哥哥。就算没有父母,她依旧成长得如此动人,讨喜,就连我唯一在意的男生,都喜欢她。

我对她的情感,会从羡慕到嫉妒,最后会变成恨吗?

我不知道。我当初或许是为了有更多时间和安律在一起,才和绯樱成为朋友。而我一直跟绯樱做朋友,没有做出任何伤害她的举动,没有说出任何伤害她的话语,尽着朋友的责任,或许,也是因为安律的存在——我不想破坏现在的关系。

但是现在,安律向她告白了,而且还拒绝了安律……她居然拒绝了安律!

 

(九)

不知不觉中,我又来到了保健室。正想着还是离开吧的时候,里面传来呼唤声进来吧!然后我也傻傻地,真的走了进去……

看着枫夜冲红茶的背影,我很尴尬。上一次见面还生人家的气,现在又来打扰他。

枫夜把红茶端到我面前,说,近来好吗?小绿。你没有再来找我聊天我很失望呢。很高兴你来找我。又来了,他又露出了那副让人原谅他一切的笑容。

我还是不久前才知道你是绯樱的哥哥。我说。

是吗?你认识绯樱?嗯?我记得她提过她的朋友叫阿律,原来是小绿吗?

不,那是安律,我们的另一个朋友。

原来是这样!她说的律和小绿是两个人啊,我以前一直以为是一个人。

我无言以对。但随即一想,他肯定也知道之前我说的AB了。

枫夜继续对我说,原来你就是那孩子的朋友。谢谢你一直陪着她。

为什么要谢我?你不讨厌我吗?我说我……嫉妒绯樱。

枫夜微笑着摇头,他说,与其说是嫉妒,你只是羡慕罢了。说来听听,你羡慕她什么?

我沉思了一会,说,她长得很好看,是自然的那种,不用任何修饰都很好看;她笑起来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很温暖,就好像是发自内心的那样;……她虽然没有父母,但却很阳光……”

看吧,我说你这是羡慕是没有错的,你一直都在赞她。你讨厌她的话,是不会用温暖’‘阳光这些字的。枫夜喝了口红茶,说,我跟你说说以前的事情吧?

 

(十)

在绯樱几岁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老爸把她关在家里不管不顾,我知道了之后,就把绯樱带出来,让她跟着我读书。

我因为职业的关系总要四处跑,本来打算托熟人照顾让她安定一点,但她不肯,非要跟着我。因为经常转学的关系,她认识很多人,也有一套她自己看人的标准。她说,跟她真正成为朋友的人,是不会伤害她的,一定是心地善良的人。所以就算你把自己说得多不好,我还是相信她的话。她笑的时候肯定是发自内心的,我也曾经被她治愈过很多次……我跟你一样认为,她能有现在的性格很难得。

不过父母的位置是难以替代的,她一直都在忍耐着,而且尽量不给我添麻烦。你也该知道,她过得不容易。

有一段时间她几乎不笑。她说她救了一个被其他小孩欺负的人,但那个人后来却反过来欺负了她。然后班上有小孩不喜欢她,认为她威胁了她在班上的地位,唤来了班上的几个男生欺负她。我知道这些事情后立刻让她转学了。过了好一段时间她才恢复。不知道有没有完全恢复呢?或许心里还是有影响吧?

比起那些伤害那孩子的人来讲,你的羡慕完全不是一回事。你没有做过任何伤害她的事,她在这里也过得很快乐。

说完,枫夜还是一如既往地露出那个温柔的笑容。

除了温柔这个词,我找不到其他可以形容他的。绯樱的笑容是发自内心的,她开心的时候会通过笑容传达给你,你也会跟着心情好起来。而枫夜的笑容,是看着就觉得,他能拯救你的。真是不可思议的兄妹。

 

(十一)

事到如今我还能有什么想法呢?绯樱的经历可能比我想象的还要颠簸。她一直都笑着面对他人,我便一直以为她是个幸福无忧的人。她会不幸福,她会哭。

大概只有我一个人留意到,每次绯樱看见玫瑰的时候,总是会露出寂寞的神态。我问了她原因,她只说是睹物思人。

或许我早该想到,绯樱除了枫夜这个哥哥,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这就是为什么,绯樱在人群中特别耀眼,独自行走时却是自然的冷漠。她习惯人群,更习惯一个人。

而我,是习惯一个人,渴望融入人群。我对她的羡慕,可能总的来讲,就是这一点而已。

 

(十二)

不久之后,绯樱告诉我,她又要转学。她要急着离开,不能等到学期结束。

我很怀疑绯樱不停转学的原因。枫夜说是由于他的职业的缘故,但医生这个职业应该是比较稳定才是。

最后分别的时候我问了她一直困扰我的问题:为什么要跟我成为朋友呢?就算以前认识,也不一定要成为朋友。为什么在那么多人里,只有

她的回答是我没想到的,她说,我像她的妹妹,不喜欢说话但会默默关心着她。

原来她都知道啊。我想。有空跟你哥哥一起回来看看。我最后说。

 

(十三)

绯樱走了后,原来的三人组变成二人组。我原以为安律单独跟我在一起会变得尴尬,三人组会干脆解散,但没想到安律还是保持以往的习惯,搞得我单方面穷紧张。

我问起他跟绯樱告白的事,绯樱走了是不是很可惜。

安律摇头说,那时她拒绝我的理由就是她快要走。

她要是不走,就会接受你吧。我低下头说。

安律喜欢的是绯樱,而不是跟他相处时间更长的我。这是事实,我不得不接受的事实。可是,为什么我会这么不甘心呢?那只向我伸出的稚嫩的小手,我总是不能忘记,那只向我伸出的手。

安律……”

小绿……”我们居然同时唤起对方的名字。

你先说。安律说。

我点点头,却又一下子说不出话。真的要问吗?那个我一直想知道的问题……“你还记得小时候,有一次我被人欺负了,你来伸手扶我吗?

安律听了一愣,点了点头。

那,为什么你会来扶我?明明你是当时跟其他人一起对着我大笑的人,为什么你要在其他人走了之后,独自留下来帮我?

因为那时候你看起来想哭。他顿了一下,就像以前的我那样。他看见我困惑的表情,开始跟我说起他以前的事情。

 

(十四)

在你出现在我们面前之前,我是那群人中被欺负的对象。他们平常会和我在一起玩,但不高兴了,生气了,就会欺负我。有一天,在他们欺负我的时候,有一个女孩子出来阻止了他们,救了我。然而,那之后那群人不再跟我玩,说我跟那个女孩子才是朋友,想让我继续加入他们,就要证明一下我跟那个女孩子不是朋友。当时我非常害怕被他们疏远,我不想变成自己一个人,所以我按他们说的,证明给他们看——假装约那个女孩子出来玩,然后欺负了她。我想他一定是鼓起非常大的勇气才说出这句话:她就是绯樱,在她小学转到我们班之前,我就见过她了。

这就是枫夜曾经说过的事情。这件事对绯樱的影响的很大。我不会问安律为什么这么执着要跟那些人做朋友,因为我自己也是这样。

安律看我没有说话的打算,叹了口气继续说:那之后我就非常后悔。那是我唯一一次欺负别人。我想道歉,但我再也找不到她。不久你就来了,那群人有了新的目标,被欺负的对象不再是我。看见你被欺负我就觉得看见之前的我。那天帮了你后,我就离开了他们,我不需要那样的朋友

小学的时候又见到了她,我……非常的害怕,不敢跟她说起以前的事,不敢跟她道歉……后来她很快又走了,我又没有了机会。然后到了现在,我居然又见到了她,她甚至主动跟我说话……我真的既高兴又内疚。说道这,他认真地看着我,说,如果不是一直有你在,我可能无法面对她,谢谢你。

原来,对我来讲安律是维持三角关系的支撑点,对他来讲我却是他的支撑点。

那天跟她告白,我跟她说起以前的事,并且道歉。我一直都觉得我有愧于她,一直都想尽量对她好一点,所以那时也告白了。现在想来,我应该只是在寻找一种方式来补偿她。

那她怎样回应你?

他笑了笑,她说我愿意跟她做朋友就够了,她早就原谅了我。

这的确像绯樱的风格。明明是那么沉重的事情,为什么我听完却轻松了不少?因为我知道了安律对绯樱的感情并不是爱恋?

现在,轮到我说了吗?安律突然问。

不是一直都是你在说吗?

我说那么多都是回答你的问题。他答道。

真的吗?偏题了吧?绯樱的事和我的问题没关系吧?

看你这表情真是……”他笑着摇头,其实我想说的是,绯樱拒绝了我后说的话。

她还说了什么?

她说,比起她自己,我更应该注意我身边的人——你明白了吗?

 

【完】

 

 

番外——之后……

 

绯樱非常介意小绿最后说的有空跟你哥哥一起回来看看。她一直都小心地不向小绿和安律提及枫夜的事情,结果他们还是知道了。

她直接问枫夜:你见过小绿了?

嗯,见了两次。枫夜回答了就继续看手中的资料。

绯樱便坐到他身边盯着他。

别这样看我,我可没干什么坏事。

可绯樱还是盯着他不放。

她是候选人之一,我只是安抚她情绪嘛。

那结果呢?

她不适合。你满意了?枫夜说,我一直都有优待你的朋友,你所认为的朋友。

我知道。谢谢你。

 

绯樱只跟枫夜提过安律而没有提过小绿。

小时候发生了那件事情后,小学生再见到安律时,她早就原谅了他。因为当时的安律没有要跟她说话的意思,她以为他认不得她了。等到中学时再见到他——视线对上的一刹那她感受到对方发自内心的惊恐,她便知道事情还没有完。

她告诉枫夜她跟安律成为朋友,她不希望枫夜知道安律就是当年给过她伤害的人后,对安律做出什么事情来——他绝对可以在她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可怕的报复。

那时候她还小,接连被人欺负、背叛后,她情绪几乎要失控。就是在那时候,枫夜第一次冷着脸跟她说,我们离开这里。那时她才发现,自己的负面情绪已经影响到最亲近的人。

枫夜对待她的负面情绪跟一般人不同。等到绯樱成长到懂得如何守护他的笑容时,她才知道枫夜的用意:枫夜一直都在观察她,看她面对各种人性的黑暗时所作出的表现。如果她表现出悲伤、愤怒,枫夜不会进行任何安慰,而只对她的表现有所想法——大概会觉得失望?还是理所当然?绯樱猜不透他在想什么,但她知道她不高兴的时候,他也会不高兴。

 

不知道蔷薇怎样了呢?小绿真的跟她好像哦,都是容易被人误会的性格。

你要见她吗?我们要去她所在的城镇。

 

【完】

 

后记

 

写这篇小说的动机,一开始是为了感谢好友花那么多时间帮我修改很重要的英文作文(你滚),进而开始想写点东西。或许对大多数人来讲,写点东西送给别人……非常奇怪的事情,但我真的喜欢这么做:为了完成这么一份礼物,花上很多的时间去构筑故事,一个专门为别人而写的故事。

 

这篇小说的关键词是『自卑』与『嫉妒』。嫉妒一直都有提到,但自卑一次也没有。在我的理解里,嫉妒心强的人都自卑,所以两者不可分开。然而,在现实中,表现出自卑的人会深藏内心的嫉妒,表现出嫉妒的人则深藏心中的自卑。我想这是人性吧。主人公就是前一种,还有很多会坦然自己很自卑的人,应该也是前一种。之于内心是『羡慕』还是『嫉妒』,就要看程度了。我一直记得我的老师的教诲,羡慕就好,不要嫉妒。当你处于羡慕时,你还是处于积极的心态,但发展到嫉妒,你就会向让人讨厌的角色发展。

 

在写这篇小说之前,我曾向好友强调过,不要以为我写的就是我眼中的她,或是真实的我。我确实会把自己的想法融入其中,但你看到小绿阴沉的一面时,也不要忘记枫夜的开导。在写小绿的心理对白时我会努力代入角色,希望能尽量写出自卑的人的想法。要是你读完之后就认为『我是这样的人』的话,我会哭的T-T

 

在这里我继续沿用了枫夜跟绯樱这两个角色。看过我以前写的东西会对他俩有点了解。在此我说一下番外也不会提到的事:1.绯樱看玫瑰说睹物思人是因为想起她的妹妹蔷薇;2.枫夜跟小绿说的他跟绯樱的过去,隐瞒了很多事情看过以前的故事就知道枫夜说得很含糊;3.枫夜的正职不是医生;4.枫夜更不是绯樱的亲哥哥……这些都是跟其他故事的关联,单看这一篇也没有关系啦。(番外有一半也是跟其他故事的关联……

 

这并不是愉快的故事,甚至是致郁系故事,但我希望,你看过之后,能活得轻松一点。

 

你,并不是一个人的。

 

端木怜

故事完成于2012.10.20 ~ 2012.11.3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reeline 的頭像
treeline

琉璃苑

treel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