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我都有藉口為自己學不好英文、不說老姐強迫我只講的廣東話,那就是『我的母語太強了。』這句話不是我造的,是在田中芳樹的《創龍傳》中,作者或者龍家二哥為大哥英文不好的開脫。雖然很賴皮,但真是太好用了。似乎英文很差不在於懶,是因為母語太好。實際上是沒什麼緊密的關係。要學好一種語言,是要放開來學,而不是跼促於固有的語言中。但母語不是外語的絆腳石,而是外語的良藥。因為兩者的互相對照,可以看出一種語言背後民族,國家的思想,是更能了解外語的金子。

在這裡也不妨透露個人私密了。我也是方言為母語的一份子。普通話是官方語言,英文是官方語言,『國語』是一個國家的官方語言,但有時候,官方語言是相對的,局部的。例如廣東省,省的通俗語言是廣東話,普通話全國通行但廣府話最大,廣東話是『官方語言』。(尤其是香港。不過香港歷史特殊,我不能把她當為廣東省代表一概而論,只說她)在香港,只要你不說廣東話,或者不純正,一般說,店員和路人都會對你『另眼相看』。似乎講其他方言(包括普通話)是可恥;說話者也該尷尬不已。所以,凡到香港的,請講廣東話。也有學好廣東話的必要。年輕還好,學來不費多少苦功,但上了年紀的,很難。家鄉話講了一輩子,該如何戒掉,放棄,有沒有從頭學過說話的能力與勇氣?

老姐為能鍛煉媽的廣東話,要求全家在家必須講廣東話。為此,我老媽通常說好(反正姐的意思媽多是點頭卻看不到贊成),我家兩個小的,心裡無端給廣東話套個罪名了。我和羅賓一向不喜歡強逼。姐的舉動,在我倆看來可惡極了。一向在家講方言的我們,要我改,真的不想。她的強迫,令我覺得廣東話可恨透了。它似乎是高高在上的英文的朋友,你不得不學,不得不會。羅賓說,他覺得家裡就是最放鬆的地方,為什麼在家連透一口氣也不行?不是我自己覺悟,覺得不改不行,我絕不會向姐低頭。

之前說過,學習新的語言,必須放棄舊的。要對自己殘忍(此句來自陳柏霖)。丟掉自己的語言,不知道大家心情如何?是決然跟過去的自己說再見,向新的邁進腳步?還是高興得丁點猶豫都沒,拋諸腦後?我不大能做到放棄母語。母語,不單是語言,它還連著我的故鄉,我的根。如果我拋棄了它,那就等於我將我那13年給扔掉了,把它丟在時間的隧道裡,自己繼續走。但能割捨得了么?割掉了,我一出生就是13歲了。我沒有童年,我沒有故鄉。學廣東話,學英文,連著我的母語。過去的就像斷裂的時間帶。所以我捨不得。我不能。

學習新的語言,不是要把自己的母語拋棄了。只是暫時放下,專心的學。我不能接受沒有根的自己,所以我割捨不了,我會放下中文,學日語;也會放下中文,學英文。是欣欣向榮的態度,不是放棄後的決裂和痛苦。所以歸根到底,是自己對要學的東西,是否有探究的心,以及興奮。

我不討厭廣東話,其實覺得還挺生動有趣的,值得玩味。然而我不能為了它而把過去的都忘記。此外,很多時候不自覺就成了唯有操流利外語者能讓人敬佩。所以上面的廣東話,英文是可以換掉的,端看你的母語是什麼,要學的語言是什麼。

語言不是可以割裂的東西,它有根源,它是那棵樹的葉。樹很大很寬。在欣賞學習其他語言時,也要好好看看自己的母語,它,其實也很美。也是,你的根。

仲修

ps,我的母語是開平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reeline 的頭像
treeline

琉璃苑

treel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