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快樂!

八點。我坐在一間不知道名字的咖啡廳裡喝牛奶。一天喝超過一杯咖啡很容易上癮。所以我點了牛奶。

我還是以狐疑的眼光看着對面穿藍色外套的人。進了咖啡廳,我才好好看見他的臉。他應該是一七零的身高,身子瘦瘦的,皮膚確實如嘉欣說的,白白的,眼睛有點內凹,鼻樑高高。整體給人很正經的感覺。

『幹嘛?一進來就以這種眼光看著我?』他本來苛言不笑的臉透出了不耐煩的氣息。更多的,是不安。

『還問我幹嗎?你好端端跟著別人幹嘛?你該不是打算找個陰暗的地方對浩明上下其手吧?』哇,我自己也嚇了一跳。在靜文裡聽得多,不知不覺耳濡目染了。有個人整天不以為然的在你耳邊念《三字經》,念多了你也會脫口而出吧?

『你在胡說什麼?』他生氣了。一口氣喝光他點的咖啡。

『就是問你是不是對浩明有意思。你放心,我不會多說的。可是不能這樣不好好控制自己了。』我繼續攻擊他。好像發現他的弱點了。不過不管對哪個男人講這種事他都受不了吧。

『你在胡說什麼?』他重複了一遍,越來越氣了。拿起他那喝光了的咖啡再喝一遍。發現自己喝空氣,他不得不困窘了起來。

我噗哧地笑了出來。太爽了。我真沒看過有人喝空氣。不像他人所說的那樣,是位嚴厲的社長呀。

『笑什麼笑。』雖然是用生氣的語氣說,卻一點威嚴也沒有。『我是按照他人所託,要跟著他的。』他沒好氣的說。

『啥米?』我笑不出來了。有人要他跟著浩明……什麼人會動用學生去跟踪一個學生呀?為了什麼?

『是我們學校的學生拜託你的?』我想了想,得出一個答案。在無人力財力的情況下,會拜託學生跟踪他人的只有學生了吧。

『對,還是我們推研社的學生。』他回答。

 

在我們走進這間咖啡廳之前,就互相在確認對方了。

我們沒過馬路,沿著剛才的街道繼續往前走。

我先問他怎麼會知道我,我又不認識他。

他回答:『你是文學社的劉敏敏,對吧。可能你沒見過我吧,總之,我知道你就是劉敏敏。』

無棱兩可的回答。

『我是明德大學推研社社長。就是你們社團隔壁那個房間。我想你知道吧。』

『我只知道那裡有推研社。』

『不問這些無關重點的問題了。』他望著只及他胸口般高的我說,『你為什麼跟踪我?』

給他先發製人了。

『什麼我跟踪你?我去買書啊!然後打算坐地鐵回家。剛好就被一個我不認識的人叫住了。』我望了望他,理直氣壯地說。我說的都是實話,雖然省略了一部分。

『撒謊了呢。你。』他拍了拍我的頭說。

什麼!當我是小狗那樣亂拍!放開你那隻不知做了什麼不見得光的手……

『我撒什麼謊呀?社長。』

『你手上拿著書海書店的塑料袋是吧?』他沒等我回答,繼續說,他指了指對面的馬路,『書海書店在那邊,地鐵出入口也只在那邊。』

『剛好口渴了,買杯珍珠奶茶喝不行嗎?』給他說對了,我不服氣。

『可是你滿頭大汗呀,在這個吹著清涼秋風的夜裡。』他笑了笑。不懷好意。

就在我想一腳踹他的時候,他拉著我走進了一間咖啡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reeline 的頭像
treeline

琉璃苑

treel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