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在今年最后一天来写2012的五周年纪念文。
此文也是对《琉璃院5週年紀念文》的回复。

关于离别。想象的情况总是跟现实的不一样。我记得初一第一个学期第一次期中考试,写的也是离别。当时的同学,80%都是写小学离别。对于这种年纪的人来讲,除了小学离别还有什么好写的呢?除了表达不舍,没啥好写的(就算真的不是不舍,也怀着悲哀的感情写着啊我有多么不舍的小时候的玩伴,不然别人会看你不一样——“在小学跟别人相处这么多年难道没有感情吗?”我想很多人都会害怕被问到这个问题,所以选择了从众。)

小学离别我是没什么感想。重要的朋友还是会联系,不重要的TA也不会跟我联系,变化不会太大。这一点,就算到了初中离别,高中离别,也是一样的。

初中和高中我都遇到了不错的语文教师,我也渐渐知道了一般大众能接受的写作的思想。如何不离题,如何表现出积极向上的姿态。但这些都是我想写的吗?不是,只是逼出来的,装出来的。我们真实的情感,从来不会在1个小时内赶出800字来交给别人看。

我一直都向往着自由写作。然而,当我在美国上英文课,看到别人写的自己的真实故事时,我又感到深深的沉重。

我看到的第一个故事,说的是她读高中时,父亲告诉她家庭无力承担她大学的学费,她读不上大学,只能自己出来打工。她说她爱他,也恨他。
她是个聪明的人,如果有经济条件,她绝对可以去好的大学。

我看到的第二个故事,说的是她高中时,母亲患了癌症。家里的积储花尽,但母亲还是去世了。她不能上大学,只能出来打工帮助家庭,帮助自己的弟弟上学。

我能说什么呢?毫无预警我就看到了别人沉重的过去。对于不相关的我来讲,我只觉得被石头狠狠地压着。我不敢向她们的故事提出任何意见或疑问,我也不知道跟她们讨论文句的时候,应该摆出怎样的表情。以我的阅历,我更不可能说出意见。

我想起了以前看故事里的话。不要随便把你心中的秘密,你的过去告诉别人,因为你会给别人心理负担,知道你的事情的人,就对你有了一定的责任。

由此我再一次恨透了要写自己故事的作文。


我们的组织5周年了。虽然后面几年因为学业的关系我们几乎要荒废网站,但我还一直记着它。只要我还会想写点东西,它就会一直存在。

2012年我都写了什么呢?一篇给仲修和皇甫的生日文,还有一篇给另一位好友的短篇。
每一次回望以前写的东西都觉得写得太糟糕,不过却能回想起当时的我确实是有这种写作的冲劲。

往后可能也不会有太多的空闲写东西,但[琉璃苑]会走下去。

端木怜
2012.12.31 12:37P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reeline 的頭像
treeline

琉璃苑

treel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