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了咖啡廳,點了餐,在他逼問下,我只好把我的理由告訴他。

他鐵青了臉。喃喃說什麼可惡的腐女把老子當什麼了我不會放過你們的……

於是我發動攻勢了。

回到剛才的話題。

『到你告訴我了,為什麼你推研社的人要你去跟踪一個同校生?』我喝了口牛奶,望著他。這裡的牛奶竟然是脫脂奶的,淡然無味。這時我才看見櫃檯貼著斗大『healthy meal』的綠色字樣。

『我因為抽籤輸了才接了這件倒霉的工作。』他嘆了口氣。『我社裡有個大一女生,迷那個陳浩明迷得不得了,結果有天她看到他竟然進了一間gay bar,她就哭著對我社的其他女生說,說什麼打死也不相信他有那種喜好。那些女生就起哄說要查明真相。剛好這個月我決定社內玩權利交換,給那班女的奪取大權,搞什麼抽籤輸的要跟踪他。我真是鬼迷心竅了,玩起這種害己的遊戲來!所以你看到的是後話。別把事情搞混了!還理直氣壯的!』

哇塞,竟然收到意想不到的情報。如果把這消息告訴給靜文她們一定高興死了。不過我認識他這麼多年,真不知道他有這嗜好……

『不會吧?』我說,『我認識他這麼多年,都不知道他好這味兒。』

『本來今天就會知道是不是。』他盯著我說,『就是你在胡搞瞎搞。不如你直接打電話問他好了。』

自己跟丟還嫁禍給我。這是那個嚴厲的社長嗎?是嚴厲地把過錯丟給社員的社長吧?

『怎麼能打電話!這麼直接打也不會答我吧?』又不是他的閨房密友。

不,可能會有特別的效果。在人一時反應不過來的時候會無意說出真話。

我掏出電話,直接打了過去。

剛才一臉不滿的社長這時不知不覺的緊張起來了。

等了一會,那邊接了電話。『喂,阿敏,幹嘛?』

『哈哈,就突然想打電話給你嘛!』糟糕,平時撒謊出神入化的我竟然打結起來。『就想問問你有空沒,陪我買個『變形金剛』模型。你知道,我表弟就快生日了嘛!他好喜歡『變形金剛』咧,就想問你可不可以和我這個外行人買呀,哈哈。』我都快被自己的囉嗦煩死了。

他回答:『這樣啊,我禮拜陪你去買。』就在這時突然有一聲刺耳的『baby』傳進我的耳朵裡。

『啊,就這樣,我收了。』他匆匆掛斷電話。

我也闔上我的電話,幾乎把我的電話摔掉了。驚訝的看著對面的社長。『呃,我聽到有個男人在叫『baby』耶。』

社長嚇了一跳。

我們兩個好一陣子都沒有說話。

『那個,』他打破沉默,『我想還是再跟他一天看看吧。』

『我也要去。』我堅定的說。

其實我也不會阻止他找他的幸福啦,可是我就是好奇心無限膨脹。對不起,我的朋友浩明。

『那好吧……』他接著說,然後我們交換了電話號碼,明天繼續跟著他。

創作者介紹

琉璃苑

treel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