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看了《張老師月刊》2012/3中一篇名為<距離,依舊遙遠>(王浩威),講述了好幾個年輕人離鄉別井到外國留學,但是留學生活並不如意。他們十分掛念家鄉的一切。在外地,他們總容易感到寂寞,亦不太和別人交流,即使他們本是十分活潑好動的年輕人。由於總覺得自己是個外鄉人,故根本不能融入當地生活,故生活也不愉快。他們只是身在當地,但心卻不在。心是在家鄉,亦根本沒有離開家鄉。越是新一代的人,由於成長環境與以前很不同,越是容易出現這種情況。

『當世界的們為我們打開,走向世界越來越可能了。

  只是,有多少人真的上路了?

  更何況,走向世界,不一定就能走進世界。』

我一直對於現在住的地方有種疏離感。在學習考試等要求下或者家人,越是要我理解這裡發生的事,我越是油然產生一種厭惡感。

我想我現在知道為什麼會有這種疏離感,是因為我不是在準備好一切就來的,來後也不是一切都與想像的一樣,或許該說我只是想像過一個大概的輪廓,但是詳細的我都沒有想過,就這麼移民過來了。這麼多年來,我也完全沒有真正走進我現在所住的城市,所以我才一點都不想承認自己是那個城市的人。

如果是以一個遊客的身份,又會有不同的想法。這裡的確有很多很漂亮的地方,這裡的機會很多,社會很公平也很繁榮等等美好特質,但是如果是生活這裡的人,就必須同接受它不盡人意的一面。我討厭看到人們為了民生等等具爭議性的問題吵架,可能是因為我不能接受、不想看到它不完美的那一面。

到了家鄉,我會它的好它的壞都可以接受、看到,但是也只是在表面上,從沒有深入去了解它。

那麼,到了最後,我好像對那裡都認真,然後變成一個沒有『故鄉』的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reeline 的頭像
treeline

琉璃苑

treel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