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沒有寫每月特輯了,剛剛算了一下,大概欠了兩年左右的份。之前是有點想至少當有點題目的時候寫會比較好,但顯然追不上時間的流逝,想起這個欄目本來是想寫什麼都可以的,只是為了維持每個月都有更新的狀態。

上學的時候很少打字寫點什麼東西,可能有部分是因為沒有看書。我覺得看書多了,才會想寫點什麼,在宿舍的生活讓我覺得比在家裡更有私人的空間,但對於需要一個更寧靜的空間來寫字和看書,宿舍的生活反而讓我覺得沒有私人空間。只是在複習的時候比家裡的環境好而已。在家裡複習的話,房間經常有人進進出出,還要煮飯打掃什麼的,無法集中精神。在宿舍雖然也要打掃,但沒有人經常進進出出,出來出去最多的人反而可能是我自己。雖然有些人是喜歡到自修室學習,我卻不太適合。光要從住處到自修室就要花點時間,加上去廁所、吃東西等方面的不方便,去了幾次覺得沒有效率,就沒再去了。去自修室學習聽起來是很好聽,好像今天去了多久,就等於複習了多久,其實我自己知道啥進度都沒有。去了好像能自我安慰,卻心裡深處也心虛得發慌。

說的離主題遠了(根本沒有什麼主題)。加上在內地上不到pixnet,更加沒有動力來更新了,連自己的blog也很少更新(雖然上不到這個網,也可以先寫下來,放假才放上來,不過從結果而言就是沒做)。就算是說這些廢話,如果有人在背後還是寫不出來。而宿舍就是大家背對背,對方可能啥也沒看到自己在做什麼,可是自己硬是覺得心裡不踏實,所以看影片這些大家都會做的事情好像比較容易。另一方面,當然是自己這一年來都在追星,哪來心思寫東西呢。

每到放假時都心有慚愧地想把之前欠的都補回來,可每次欠三篇就只補回一篇而已,然後欠的最後就像高利貸一樣債台高築。連我自己也嚇了一跳,錢了差不多兩年的份,要寫些什麼好呢。

 

雖然題目是6月特輯,但人在2月,在放寒假,所以還是說說寒假的事。

1月的時候報讀了急救課程,一連四天上,由早上9點到下午5點半,中間一個小時吃飯,就是一天上7.5小時的課,可真累。

但現在還沒考試,因為考試除了筆試外,還要靠心肺復蘇法(人工呼吸和做心外壓)和包紮骨折和出血傷勢這些實踐方面的東西,而我最怕的就是實踐方面的考試了。希望能順利通過。

 

或許對我來說,寒假這個月簡直就是“紫曜日”月了。因為Iris所以知道有這個一個人,看見《閻王的特別助理9》封面很漂亮,所以有點心動要看這本書。加上圖書館有這個系列和冥道的,就一次過借回來看了。一開始是一天一本,前兩天是一天兩本。真的,一天裡,除了看書,啥也沒做。當然也是因為自己設限要以一天一本,甚至一天兩本的速度來看。到現在大概10天左右吧,看了她的14本書。連我都佩服我自己了。這個寒假本來就是打算要看點書,來提升一下下落已久的閱讀速度,現在回顧一下,我覺得這個月稱之為“紫曜日”月也不為過了。

最近只是單純看了她在圖書館裡有的書,就是內容方面算安全的書,關於這個作家其他方面的事都沒太了解。昨天就特意搜了一下,她同人還寫了真多啊。草莓飯糰畫的畫有些真的是不設下限啊。話說閻王9的封面原來不是草莓飯糰畫的,難怪覺得怎麼畫風好像不一樣了。

連亞海的文我這一兩年真的少看了很多,上次特意到她的網站看了一下,剛好有老倪的番外,追了一下。想起我還挺喜歡老倪的。(哈哈

 

除了紫曜日外,我也看了言紡的《幻世異走話談——水面之下》,我個人很喜歡。寫的是以台灣為背景的捉鬼故事,中國式的捉鬼,情節不錯,感情描寫也很好。紫曜日的作品飄著很濃的日式味道,我指說話方式、用字方面。而言紡的這個作品就沒這個味道。我很喜歡裡面的湘祝和大黑的關係呢哈哈。唯一要抱怨的是封面是在是看不出是在畫誰,不過作者滿意,區區一名讀者也不好說啥了。

 

我的寒假還有十來天,但無論香港還是美國的朋友都一早開學了,這種錯開都不知道算好還是不好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reeline 的頭像
treeline

琉璃苑

treel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