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天下午,我約推研社社長在學校附近的那家咖啡廳。

他比我還先到。就坐在我和麗虹上次那個位子上,看著不多的行人在那裡經過。

他一眼就看到我了,向在窗外的我揮了揮手,笑了。

自從那次大笑以後,還是第一次看到他真心的笑。不過自從那次之後,我也沒見過他就是了。

我走進咖啡廳,坐在我上次的那個位子,點了今天第一杯咖啡,是拿鐵。

『社長,心情很好哦?』我笑著說。

『嗯,不錯,不錯。』他像個滿意的老人家似的把話重複兩次。『我先騙我社那個傻瓜說陳浩明嗜好那味兒,嚇到她哭了好幾天。然後才把真正的答案告訴她。哼,欺壓我,想得美!順便把給了出去的權利收回來。』

『你手下的人很慘啊!心靈一定受傷了,跟著個黑心社長。』我回嘴。

『我只是偶爾發發脾氣罷了。』他說,然後喝起他那杯黑咖啡。『對了,陳浩明等錢用嗎?做這種工作?』

『那傢伙原來買了幾對新出的球鞋,把零用錢在月頭就用光光了。』我說,然後我的拿鐵來了。『他在上個星期在他朋友家附近的籃球場打球把一個男人的機車車頭給砸了,要陪修理費。千年道行一朝喪,不好意思問家裡要錢,要打工還錢。所以就挑了那份工作。』我笑了笑,『他說那份工作比普通便利店打工高三倍工資,而且是向非洲那邊推銷的運動衣,大中華地區都看不到的啦。』我那天打電話約他看電影順便說有人看到他走進生輝公司,於是問他趁機問他發生什麼事了。

『這樣啊,真是不幸呢。』社長的語氣一點也沒有安慰他人的意思,獨自高興起來。

『真黑心啊,幸災樂禍。』說著我也沒理他,喝著拿鐵,望著在窗外走過的行人,思緒飄回昨天。

昨天跟麗虹還有浩明三個人去看電影了。就在發現他在打工的那夜電話,隨口說我抽中了『電影金剛』的電影票了。他嘴裡雖然說著『阿敏就是這麼貪小便宜呢』還是掩蓋不住他的興奮。他把人家的機車砸了,當然連看電影的錢都沒有了。我就說我抽中三張,我和麗虹要去看,問他去不去。他一口答應了。

那天我坐在他們中間。這傢伙完全察覺不到麗虹看著他連臉都紅了,一個勁在說『變形金剛』如何厲害,完全沒理會我們聽不聽得懂。想要阻止他繼續說下去,麗虹卻對我搖了搖頭。

雖然啊,他們兩個沒說上什麼話,但是呢,我覺得麗虹高興就夠了。

只要淡淡的看著他人掉進愛河,偶爾當個紅娘推波助瀾,讓他們高高興興。我覺得那就夠了。

有時候心願就是那麼小。卻也讓人欣喜。

『這次跟踪有驚無險,雖然有點對不起被我們跟踪的浩明,看到他那個模樣,還是覺得很高興。』我看著社長說。『對了,你以前跟踪過別人沒?』

『沒,第一次。』社長看著我說。我到現在才發現他內凹的眼眶裡的眼睛炯炯有神,帶點銳利,卻透出淡淡的欣喜。好像有話要跟我說,『倒是被人跟踪過一次。』

『怎麼回事?告訴我?』給他撩起好奇心了。

『想聽的話就請我吃蛋糕吧!』他徑自拿起餐單。

此時午後的陽光漸漸變得暗沉,我們有一嘴沒一嘴的說著。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reeline 的頭像
treeline

琉璃苑

treel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