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otlight
歡迎大家的光臨。前身的『逃跑天堂』是自2007年開始組成的,現在改名為『琉璃苑』,成員與以前一樣,是端木怜、威廉羅賓還有黃仲修。我們所有的創作都與商業無關,還請各位不要進行任何轉發和轉載,謝謝。如果您有任何感想并留言給我們,我們會非常感謝!

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开始写这拖了一个多月的稿子。说实话,当初我想写什么事情,已经遗忘了一半。不过既然主题是【活在异国的感想】,还处于进行时的话,每天都会有感想。

作为一个英语不太好的人,生活圈子还是离不开唐人。过去一年里我在一个社区大学的分校读书,见到了形形色色的老华侨和新移民。利用吃饭、等车的时间,我“观察”过这两个群体。

首先是华侨,根据他们对待大陆的态度,可以分成两类。一种是乐观态度,认为大陆很发达,交通方便,生活舒适,不像三藩市这样,见个医生都要等上一个月,晚上出来散个步都担心不安全。面对这些人我通常都是跟着他们扁美帝的不是。第二种是消极态度,这种人一提起大陆,就会抓紧机会说大陆的不是,说大陆怎样脏,食物怎样补能吃,等等。虽然有时会有人反驳,哪有你说的那么糟糕啊?但更多的反驳没有人会说出来。而我,通常也是保持沉默。为什么?我懒得跟那种人说话。

在华侨里面,也有分“经常回大陆探亲”和“几十年没回过大陆”的。如果是前者说大陆的不是,我真的无话可讲,但多数,只是在抱怨大陆的六月天而已。而后者,我就只差给个白眼他。

说一个事例。某天我在唐人街等巴士,对面几个中老年人在拍照留念,说国语,看样子是大陆的人过来三藩市玩。我旁边的大婶就对她旁边另一个大婶说,“你看你看,连这种街景都要拍,真是没见过世面。”那人就说,“应该是大陆过来探亲的,不出奇。”那伙中年人过了红路灯走向另一边,剩下2个动作慢的在后边,看见路灯已经转为红灯,还是快步穿过了马路。此时大婶仍跟另一个大婶聊大陆的话题,看见那中年人闯红灯的行为,又讽刺地说,“你看,他连红灯都不会看,那是当然的,大陆哪里有这样的东西?”(这完全就是一副我家美帝最棒的嘴脸了)大概她旁边的大婶也受不了她这样的侮辱,说,“大陆当然有,你究竟多少年没过去了?”“唉,二十几年了。”

嗯,二十几年没见过中国,二十几年前的中国是什么样子的?

从这大婶可以看出:1.大婶二十几年没回去,对大陆的印象还留在未开发的农村形象 2.大婶无知地认为现在的大陆还跟二十几年前一样 3.大婶对于生活在美帝的自豪感非常强烈。

大婶只是这个群体的一个代表。我的亲戚中,也有十多年没回过大陆的老年人,她会问我这样的问题:“大陆也有XXX吗?”“为什么你会英语?”(她不知道我们从小就要学英语)

总的来讲,因为无知,他们认为自己很有优越感。

然而,比起这群无知的老华侨,我更痛恨的,还是见风使陀的新移民——那些每逢碰上“美帝好还是中国好?”的问题,他们就会使劲地说大陆的不是,然后说现在生活在这里多好多好。

对于“美帝好还是中国好?”的问题,我向来不反对新移民说美帝好。你可以说美帝的种种优越,但你要是非要把大陆拖下水,说它的不是,来突出美帝的好——我肯定跟他反脸,因为他是个十足的利益主义者。

生活在家乡的时候,我总会跟朋友说家乡腐败了哪里哪里都不好,说自己的国家的不是。但一旦走出了国门,就算我比以前更加了解这种“不是”,我也不会跟人抱怨我以前生活的地方,条件有多差,我甚至会跟人推荐,我家乡有个著名景点,有机会你要去看看——即使我老乡的人都知道那里的门票超坑爹,我还是会说。

我想,这种情感大概就是“能欺负它的只能是我,你们谁欺负它我就跟谁急”。反/华势力的宣传单和小册子,我接一张撕一张,接一本扔一本。就算浪费资源也好,少让一个人看到那些恶心的话,这价值也够了。我做不到拆人家的摊子,但至少我还能做点微不足道的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reeline 的頭像
treeline

琉璃苑

treel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仲修
  • 漸漸我也明白『能欺負它的只能是我』的感情了。